神兄弟 铁人 AI老贾 冬盾冬 盾冬盾 猎鬼兄弟 BBC-Johnlock Merlin&Arthur Chris Pine Pinto 384 Christan 默默地萌着RPS

© 呓语 · 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一座小镇

好香的肉

雪楼三饮:

之前有计划写这样一个现代AU的故事,就闭门造了一列555的小火车~

人物设定戳【这里】

————————————————————————————

一.小楼

Steve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早衰了,尽管他还没到三十五岁。头部创伤好以后,他的记性大不如前,连同遭殃的还有他的牌技。他捏着那串牌,扫了一圈桌边的Clint、Sam和Scott,里面最有可能出老千的是Scott,但总是抓不到他的把柄。再看自己的牌,明明不是最差的那手,怎么就落成这样呢?

“Steve你输了就去亲下一个进门的客人!”Scott嘿嘿一笑,亮出自己的底牌。

“这个季节还会有什么客人?”Steve淡定道。他经营的这家小旅馆就算是在旺季也住不满,还好他不指望这个养活自己,他银行卡里那一笔巨额安置费已经够他用三十年。

“这可不行,说好了的,就算进来一条狗你也得亲!”Clint的底牌一甩,算是把Steve逼上了绝路。“敢作敢当吧,队长。”

队长,他们依旧这样称呼Steve。尽管离开战场和中情局很久了,这个固定的称呼从来没改变,后来连镇上的其他人都喜欢叫Steve为“队长”。现在的Steve坦然接受,只是他可能永远想不起这个爱称背后饱含着多少敬意和过往了。

对面三人一副“你死定了”的坏笑,Steve翻了翻眼睛,自弃地把自己的牌丢在桌子中间,臭着脸看三个损友爆发出大笑。真可恶。这笑声快盖过外面的雨声了。

“没准今天真的有客人呢。不是我说,Steve,你对待客人总是缺乏热情。”Sam说。

Steve不可置否,挑高一边眉毛作为回应。对一个退伍特种兵和前特工来说,招待客人又不是什么有趣的事,充其量只能让他现在有事可干。有时候他宁可花一个白天来看纪录片。有一次他突然想起在军队训练时Sam的糗事,特地冲到对方的杂货店里笑了两个半小时。为了照顾一个失忆患者,Sam甘愿牺牲宝贵的魅力值。

外面的大雨像是从捅漏的天穹浇下来的,Steve正要把牌收起来,他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吊在门楣上的风铃发出响声。

“有人在吗?”一个被淋成落汤鸡的背包男人走进来,他看着Steve走过来,桌边的三个男人止住笑声,此刻的安静有些突兀。

“来住店的吗?”这个比他高出半个头的旅店老板表情不太自然,从柜台后拿出登记本。

“是的。”

“怎么找到这里来?我这店只能称得上干净。”Steve一边写下今天的日期,笔尖停止在登记姓名那一栏。

“Bucky.Barnes。”那个男人注视着Steve,直到对方写完自己的名字,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Sam的洞察力不亚于Steve,他最清楚Steve后来经历了什么,他陪着Steve度过了最初恢复期,隐居小镇的这两年他时刻担心会有仇人找来。从那个男人的目光里Sam明显看出对方认识Steve,他不动声色地观察这两人间的氛围。

“别忘了——愿赌服输!”Scott把手卷成一个扩音喇叭。Sam赶紧使个眼色,Scott摊手表示——那个客人长得很英俊,虽然是男人但比亲狗好多了。

“你们在赌什么?你输了吗?”Bucky把湿透了的头发捋到耳后,他笑了。

“他答应输了就亲下一个客人!”Clint看热闹不怕事儿大。Sam赶紧在桌下踢他一脚,但被闪开了。

Bucky转头惊讶地看Steve,他们该不会经常这样玩吧?

Steve被他看得窘迫,他想解释自己不是对方所想那样。他看到Bucky脸上还沾着雨水,睫毛、眼神、嘴唇都是湿漉漉的。

“不就是个吻吗?”

Steve还没明白Bucky意思,就被一只手按住肩膀,然后被拉近另一具身体。他眼中装饰马灯的光变暗了,那双湿润的眼睛凑得太近反而看不清眼中的东西。他的上唇被温柔地咬住,不自觉地张开嘴噙住对方的下唇,温软的舌头带着一点力道探进Steve的口腔。

跟男人接吻——这个概念没有令Steve反感、抗拒,他甚至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扶Bucky的后颈,让那个吻更深入。Bucky往前踉跄一步,单手撑住柜台,Steve的吻欺压进来,让他呼吸紧迫。

Scott把惊呼压在手掌下,从他的角度能看到两人相互紧贴的嘴唇……这是真的在接吻。Clint愣住了,他不是第一次见两个男人接吻,而是第一次见识Steve接吻!他转头看Sam,这个跟Steve最熟的战友正眉头紧锁,直到两个人的嘴唇分开。

光线重新聚集到Steve眼中,他看待这个客人的目光不再生硬。

“你要什么样的房间?”Steve深呼吸一口,

“给我最便宜的就行。我打算住上一段时间。”

“阁楼房,”Steve拿出一把钥匙,“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名片在座机旁边。”在他的注视下,Bucky低着头把钥匙收好,转身走上楼梯。Steve转过脸,方才闹腾不休的三人静得如秋天的麻雀。“把你的眼睛挪开,Sam。”Steve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他已经愿赌服输了好吗!

“你忘了让他先交押金和房费。”Sam淡淡道。

 

阁楼房是在最顶层的三楼。天花板上面就是倾斜的屋顶,能清楚地听到暴雨吹打屋顶,Bucky在昏暗的白炽灯光里环视房间,浅蓝色的床单,原木材质的家具和地板,和它们的主人一样简单温馨。

进屋后Bucky把背包卸下,有防水罩的保护里面的东西一点都没湿。他简单的冲完澡,把衣物、笔记本取出放到床上,慢慢地整理所带来的东西。这本封面泛旧的工作笔记陪伴他多年,翻开它便看到时常压按的那一页——一张剪报,一个特种兵的照片和报道整整齐齐地贴在整页上。James.Barnes,他的名字写在记者栏。纸张已经泛黄,上面熟悉的面容这些年来没有丝毫改变,正如刚才所见。

 

每到深夜打烊时Steve都会把门上的牌子翻过来,“有事请致电Rogers队长xxxxxx”,当年他接手这间旅馆时把所有的细微服务都想好了,只是没有人需要麻烦他。另一块牌子上写着“客满”,他想这块牌应该永远派不上用场。

他住在二楼最靠南的房间,现在整幢旅馆只有他和一个客人。他想到Sam临走前的叮嘱,“好好照顾自己。”Sam总是很担心他,仿佛他失忆之后生活不能自理似的。

上楼前路过那个接吻的柜台,Steve左思右想,给Sam发了个短信。

Steve:Sam,我有过女朋友吗?

等了好一会儿那边才回复。

Sam:不,只有一两个暧昧对象。想联系她们?

他脑海中掠过那个吻,小心翼翼地问。

Steve:我有男朋友吗?

Sam:不知道,我不了解你的全部。你想起什么了?

走回自己的房间,Steve把自己砸到床上,反复看着屏幕上的最后一句话。

失去过去的人也失去了瞭望未来的基点。尽管Sam他们已经把他的人生履历大致告诉了他,可自己过去是个怎么样的人,爱过什么的人,这些感受他已完全丢失。他最后回复Sam。

Steve:没事,什么也没有。但愿我能想起点什么。

小旅馆不再只有他一个人,那个刚才和他接过吻的男人住在楼上。他可以把那个吻当做一个玩笑,不必放在心上。但Steve的内心界线被打破,人一旦决定和另一个人有所联系,就一定会随着内心意愿去做从没有做过的事。如果他想在这座小镇结婚生子、过平凡人的日子,他早就这么做了。可他发觉自己不是个轻易动情的人,他猜测这是自己早已形成的性格,或者他的过去中有所坚守……

思绪被敲门声打断。Steve坐起来,他听到门外的男人叫他的名字。

“什么事?”他套上背心,隔着门问。

“屋顶漏雨了,雨水都弄到我床上。”

老天。

Steve揉揉脸,打开门,穿着T恤和短裤的Bucky站在门外。他回身去拿钥匙串,“我给你另开间房,你先住着,明天早上我把屋顶修好。钱不会多收你的。”他借着屋里的光线挑选钥匙,正要决定拿出哪一只。他的手被另一只手按住了。

“Steve。”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轻,似乎想藏起所有的情绪好与他碰巧相见,却还是失败了。

“你不记得我了吗?”

 

Steve不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里得罪过多少人,Sam提醒过他会有人找来寻仇。仅剩的职业技能告诉他,眼前的男人毫无威胁。

“对不起。”他把钥匙放下,坦诚地看着对方,“大概两年前,我的头部受过伤,有些事情不太记得了。”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否让对方满意,他看到对方微低着头,思索片刻后重新抬头看着他的脸。面对Bucky让他感到不安。

“你认识我吗?从什么时候认识的?我那时是什么样的人?你可以跟我说说这些。”

“说来话长。”

Steve看着Bucky的眼睛:“你不就是专门来找我的吗?”

他的话能让几乎转身放弃的人鼓起勇气。

Bucky从昏暗的走廊往前迈一步,走进他的房间、他的空间和光明里。反手把门关上,落锁的声音让Steve心绪波动。

“把我剥光你就知道答案了。”

Steve把头别开,Bucky等着他。内心短暂挣扎后,他心想一切还能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才伸过手把Bucky的上衣脱掉。

Steve的目光停留在对方前胸,Bucky脖子上挂的那块军牌上。

——他的全名、他的军号、他的血型。

Steve曾问过Sam,他们说他是特种兵出身,那他的军牌哪去了?Sam被烦的不行,说没准退役的时候就弄丢了,反正进了中情局后就没再见他带过军牌。

两块牌子上可以看出佩戴多年的痕迹,Steve看着军牌,Bucky看着他,目光沉甸甸的。

“是我送给你的吗?”

Bucky苦笑了一下。 

【检票上车】

“Rogers队长,有你的东西!”有人递给他一个牛皮纸包,他捏了捏,打开,里面是几本图画书、白纸本和一把铅笔。哦,他记起来了,他之前跟那个人说过想带点礼物给战区的孤儿。他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对方真的弄到了。

“是谁带来的?”他急急地问。

“嘿,还能有谁。”

他向营地出口奔去。那里有几辆快要出发的吉普车,他觉得那个人一定在那里。

近了,他看到他的身影了。

那件洗的发旧的白衬衣,棕色的裤子,亚麻布包斜跨在肩上。

曲卷的褐色短发。

“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吗?”他大声叫道。怎么不多待一会儿,能见到他,自己是多么高兴。

那个人回首看他,蓝蓝的眼睛、弯弯的笑纹……

Bucky。

 

Steve睁眼醒来,不是什么白衬衣发出的微光,上午的阳光透过窗子晒在他脸上。

他的眼睛红了,喉咙干涩着。臂弯中沉睡的人被他摇醒。

“Bucky!Bucky……”

对方睡眼惺忪地看着兴奋的Steve。

“我梦到你了。” 


(请等待下一列车厢)



评论
热度 ( 509 )
  1. 圆滚滚的水饺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转载了此文字
  2.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雪楼三饮 转载了此文字
  3. Alrgh雪楼三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