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兄弟 铁人 AI老贾 冬盾冬 盾冬盾 猎鬼兄弟 BBC-Johnlock Merlin&Arthur Chris Pine Pinto 384 Christan 默默地萌着RPS

© 呓语 · 天堂
Powered by LOFTER

《自由联想与人格解离》(有桃包举例,不喜勿扰,谢谢!)

摩城魅影:

《自由联想与人格解离》(有桃包举例,不喜勿扰,谢谢!)

 

 

有桃包举例,不喜勿扰,谢谢!

 

感谢大家在前一篇文章中的支持。

也有很多朋友私信希望我能解答一些问题,也希望我继续普及通俗心理学。

   其实心理学是非常严密的学科,需要上过医科大学从事专门的医学研究的职业人才能完全掌控。心理学不是星座学,也不是什么“有趣”的学科,也有朋友好奇我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我上的是军校,多少要辅修行为科学。

   行为科学其实是刑侦类的必修课之一,最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一个人的行为模式来辨别他是否异常从而判断他是否有掩饰或者处在精神异常的模式中。

  因为看了大量的国内外真实案例,确实,这个世界的某些离奇伤害事件都是在精神发生异常时发生的。

  最简单来说,我们自己也会有某些时候不能理解自己的行为,但是当时就是控制不住做出来。

 这就是精神异常模式,这种情况下的犯罪,这几年开始普及的名词“精神类犯罪”。

这种犯罪一般比较恶劣,犯罪者常常冷静,逆向性人格,从容不迫,有一些事后甚至可能出现“解离”,就是人格和记忆出现不连贯的方式。

有个词这么形容-------------“选择性记忆”。

  

   上次的科普文我说过,我们每个人都有精神暗面,鉴于我工作真的很忙,真的不能像上次那样进行长篇科普,我就大概说说今天的新概念。

   自由联想和精神解离。

   

   我的工作是HR,也就是人力资源。

   大公司的人力资源是非常高精尖的工作,一个企业的核心实力并不是营销部门,而是人力资源。现在,人才难得。

  但是,天才都是疯狂的。

  这种情况不胜枚举,世界上那些臭名昭著的罪犯,一般人看来,他们只是聪明劲儿没用在正道上。

  而作为行为分析的我们,更多的是要分解他们内心的痛点,并且在招聘他们的时候,确保他们对整个团队和同事不会有“攻击性行为。”

   攻击性行为就是支配欲高,而支配力低的人的统一反应。(下次再讲)

   我们一般采用“自由联想”来鉴别。

   

   熟悉桃包的朋友们又要说我拿桃包说事,有趣的是,包子真的做过这个测试。

   队二期间在一次采访中,女主持用了这个方式让包包进行“自由联想”。


















   

   我们看到自由联想的模式就是这样的,有些面试官也会用这种最基础但是直观的模式进行面试,效果也是很好。

   可能有朋友要问,包包的自由联想说明了什么。

   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崇拜克里斯埃文斯的轻微人格解离型的人“

(简单总结,实在是我还要上上班,不能一天码字详细说这事)

 

  但是有趣的事情也发生在桃子身上,桃子没有公开做过自由联想,但是在几次的讨论角色和演员时,他会“人格解离”。

  这种情况的人格解离我想说,一般人很难发生。

 

 我们说个简单例子,你和你一直共事的同事(平级,并非上下级,关系不错),你们在工作场合因为合作项目上进行了分工,你是“负责人”,他是“项目成员”。这是你们角色的名称,而你们下班之后的日常相遇,还会称呼他“项目成员“或者”某负责人“吗?

 

   桃子是个资深演员,他应该能够区分戏内戏外的关系,但是发生人格解离,而且不止一次声称“我们戏里戏外关系一样“。

这其实也是一种“自由联想”。

 

包子的反应---超级英雄----桃子

桃子的反应---冬日战士----包子----冬日战士----巴基----队长的唯一亲人----我们戏里戏外关系一致---我在乎(不是他在乎)他(?到底是巴基还是包子?)更甚于复仇者(这里桃子说的都是角色名称)。

 

解离就发生在这里------

 

桃子对包子似乎人戏不分?

但是对其他演员和其角色区分得很清楚!

这就是“选择性解离”,跟“选择性记忆”一样的“人格解离”。

 

选择性记忆的人格都有一个共同点-------“保留对自己有利的,不会伤害到自己的记忆。”这是一种心理保护。

 

而人格解离大同小异。

人都是多面体,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心的自己,甚至内心有两个或者数个自己(下次有机会谈人格分裂样)。

一般来说,正常人,都有两个自己,所以别动不动说自己分裂了,你们分裂而统一,没有发生选择性记忆,没有发生人格严重解离都是没问题的。

 

人偶尔都会发生人格解离,但是如果数次发生在同一个事情或者人的身上,我们只能说,这个人要么是他特别恨的人,恨的出现了人格解离(你们有没有记忆中特别恨的人,但是现实无法拿他怎么样,所以心里总是在幻想各种弄死他的方式?)这种人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暗面,发生在现实,就是突发性性的犯罪。(一般激情杀人居多)

 

要么,就是他特别在意的人。

起码是“选择性解离出来的人。”

 

这个人在他的现实世界和场景世界(场景世界:不得不掩饰自己的空间。比如:工作场合-、舞台、相亲、等等需要暂时掩盖自己最暗面的场景中)被他刻意地解离出来,以至于影响到他的日常的行为和语言模式。

完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的(人不会对自己错误和刻意的认知脱口而出)。

 

桃子为何会对包子和其角色进行“解离”?也就是选择性的“个别精神认知”(显然这个认知是错误的,人戏不分的,幻想和现实糅合的)这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了。

(我不说了,我就随便谈谈.)

以上自由心证,大家可作为娱乐欣赏,不要在评论区“支配力展示”(下次我跟大家会谈谈支配力和支配欲,这个更有意思)

 

抛开娱乐,我来说说我经手的真实案例。

 

某年,在我还未从事HR的时候,公司招到一个非常优秀的翻译,因为我们这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日本设计师。后来,发现这个翻译有偷窥女洗手间的恶劣行为。我们的处理方式就是报警和开除。

在办理离职手续的时候,一般来说,照章办事,但是我花了点时间跟他接触。

严重的心理问题都是出现在人格解离这个环节,催眠是个很好的方式,我只能做到自我催眠,我还在研究心理催眠的治疗方式。

通过自由联想,我推断出,他应该和母亲关系不好,从小被母亲管教较多,以至于10岁以后还会偶尔在母亲面前换衣服或者丧失隐私的侵犯行为,但是父母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尤其在中国。

我跟他谈了一会儿,最后他在自由联想的最后一个词“妈妈”里哭得像个孩子,完全没有来面试时的那种畅所欲言,朝气蓬勃,可想而知,这种潜意识的心理压力得不到疏解,可以完全毁掉一个本来没有任何行为问题的年轻人。

这里涉及“支配力”和“支配欲”的概念,下次再说,很多人可能说,这种人不值得同情,我同意,我们报案,开除,列入职场黑名单,这都是我们给予他的惩罚。

我不是圣母,我是个女权主义者,应该说我对这种事的反应更大,因为我经历过严重的性骚扰,但是我现在通过各种知识的强化,更深层地去帮助这种犯罪萌芽期的人,至少疏解一下,不至于让他在犯罪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不要去伤害更多的女人,也是一种表达女权的方式。

能者自救,圣者渡人,我不是什么多伟大高尚的人,但是在犯罪的启蒙期我们尽可能地通过疏导来治疗心理疾病引起的犯罪,而那些打着神经病来犯罪的真正的恶人,还是去死好了。

 

第二个案例:

我的一个朋友,女孩子。她常常有跳楼的幻想,但是她说她没有这种念头,但是会出现这种幻想,通过自由联想,最后的“货车”环节,她忽然进行不下去了,她发生了严重的人格解离,我们要清楚一个概念----------

严重的人格解离是精神类疾病,分裂而不统一。

她变得非常情绪失常,哭泣,伴有癔语等情况。

我当时就在“货车”这个词上找突破口,后来了解到在她非常小的时候,爸爸进货,和妈妈带着她和弟弟一起进城,在回来的山路上发生了车祸,小货车从山脊上跌落,坠落到悬崖中,她是唯一的幸存者。

所以她才会有下坠的幻想,并非“跳楼”,这种恐惧到极点的心理刺激埋藏在她很小的心灵中,即便当时的她只有两三岁,可以说记忆口袋尚未完全打开(口唇期),但是这种记忆还是潜藏在自己内心深处。

心灵创伤分为口唇期(0-2岁)和肛门期(2-4岁),在口唇期发生的心理创伤一般容易情绪失控,受到不快乐的情绪支配,但是团队融合性强;肛门期的心理创伤会导致人有洁癖,不够大气,但做事有条理。

后来通过我的长期疏导,和另一位医生朋友的心理催眠治疗,她现在好多了,有了家庭,老公很爱他,她最近考取了驾照,开着车拉我兜风。

 

这就是我们HR研究行为继而通过行为了解情绪暗面,来保护整体团队不会受到影响的目的,也是我们及时进行职业导向,和心理健康疏导的意义所在。

 

最后说一句,桃包绝对不简单………………………………………………

 

 


评论
热度 ( 415 )